光阴剑 血猩红
时间:2015-09-06   来源:会员投稿   发布:admin   阅读:  在线投稿

内容载入中...

      柏青/投稿


      光阴的台历,一页一页地在我的心头掀过,越来越薄。


      在住进肿瘤医院寒暑经年之后,我的心情压抑到了顶点,常常发呆冥想:我怎么会这样?……我不知道是我遗忘了光阴,还是光阴丢弃了我,在漫漫的光阴里踽踽独行,我一时找不到前行的路,看不清迷雾中藏匿的未来与希望,我已经遗失了自己,等待被光阴粉碎。


      都说光阴是一剂良药,所有创痛的伤痕都能在光阴里得以痊愈,那么,光阴留给我的那些伤痛,在冗长中得以淡化才对,可是我分明感到伤痛深重,光阴的推移愈加浓烈,虫咬鼠啮般蚕食着我的一颗求生的心,所有的火热时常埋葬于冰冷。


      我常常对前来看望我的亲朋好友说:我很想得个老年痴呆症,一天只是知道吃,其他什么也不会想,我希望那种状态……听者都以为我在“调侃幽默”,一笑了之。在很长的一段时日里,我总是在回忆和冥想中度过,我的脚步也仅止于这沉寂的“白房子”里,久之,内心深处仍然企图使这另人郁抑的地方有点光亮,甚至有点诗意。


      在抗癌治疗的8年里,我要感谢文学,如果没有对它的爱好留恋,那我将早早地崩溃,不会再与病魔、死神搏斗了……文学创作不仅振奋了几近枯萎的精神,而且让我诗意的栖居在俗世上,在生死的崖边坚强而奇迹地转身。这应当是光阴的功绩,它磨平了我所有棱角,让我变得处险不惊,临危不乱,绝地求生。8年当中,我竟然还出版了《生命的姿态》《远行》《凝视》三本文集!读者们说,我的文字有一种巨大的悲悯和忧怆。我想这是那些光阴未曾“治愈”的伤痛作始,曾写道“命运多舛,唯有坚强”是我最真实的写照。的确如此,人生留给我太多沉痛,我的笔下从来就走不出欢乐,更多的是那些“悲怆”的字眼,久而成习。我觉得,好的文字是需要光阴跟阅历积淀的,我只是以经历做基,以思想为辅,以美字运文,将最真挚的情感流露笔端罢了。光阴是生活诗行的原创,它教会我于静谧中,聆听鸟鸣,聆听花开,聆听阳光漫洒的声音。躲在医院寂静的一隅,安安静静地让生命复原,让健康转青,静以养心,痛切自救。不要让病痛“绝症”为自己的康复蒙上一层灰尘,使日子暗淡无光。应像蝴蝶一样欢快优雅地生活,用最美的姿态飞向最美的风景。用采集的每一份花香,让生命在光阴的河流里快乐地流淌。在变窄的光阴里,捻一枝虔诚,拥一纸墨香,静守暖心。待铅华褪尽,醍醐漫漶,于青卷紫墨间从容风度地归去。


      8年间,最使人疲惫的往往不是道路的漫漫,而是我心中的郁闷;最使人颓废的往往不是前途的坎坷,而是我自信的丧失;最使人痛苦的往往不是生活的不幸,而是我希望的破灭;最使人绝望的往往不是挫折与打击,而是我心灵的死亡。已经是夜阑人静了,“医生和患者”们都已经进入个自的梦乡,而我,这个失眠成瘾的孤寂人,在酽夏的深夜里,正迷惘徘徊于无端的思绪里,似乎要在思绪的角落寻找遗失的珍贵。似在结着蛛网和满是灰尘的老屋里,穿过那些旧弃家具的重重障碍,在阳光照不到的犄角旮旯,仔细搜寻着。


      旧光阴里的“珍贵”已随光阴的流逝而逐渐淡去,有太多新的东西代替它而存在。我原本想把生活过成诗,时而精致,时而美妙,却不料生活常被我过成了不靠谱的苦歌。人的一生难测,一段路上,朗朗笑声;一段路上,委屈的泪水;一段路上,懵懂的坚持;一段路上,茫然的取舍;一段路上,成功的自信;一段路上,失败的警醒。光阴很长也很短,尘世却太过喧嚣。我一直很欣赏那些视死如归,泰然自若的人,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任何事情。尘世的喧嚣里,我应修得一颗平静的心,多一些淡定、从容,不去争执,不去喧闹,安然静坐,接受生命的残损,将斑驳的光阴写进薄薄的纸页里,呷一口烈酿,在那一纸素笺,一笔浅墨里,任光阴的金身巨像将我完全笼罩和拥抱。


      站在光阴的彼岸回看。人生到头来,你活了多少岁不算什么,重要的是,你是如何度过这些岁月的。在“白房子”的日子里,我时常将某个日子作为标记,期待哪一天,或者惧怕那一天的到来。病房生活千篇一律,不管期待还是惧怕,总要一天天地过。岁月老了,但却懂得了宽容,懂得了珍惜。慢慢的,淡淡的,等黄昏去夕阳宿处,鸟归林;等月色星疏花落下,秋虫鸣;等雨天听叶子唱歌,给风听;等飞雪飘过我彻悟的心。我也是造物主的一个小小的宠儿吧?寒暑四季是一级级的坎坷,望不到尽头的循回,走不完的盛衰。当我除掉身上的“鼻伺管”“引流管”“输血管”,双腿开始独自站立时,当身旁不再伴随无微不至的关切时,人生就具有了以孤独与寂寞为代价的完整。此时,张目四望,世界之大,大到你放声哭喊都不会惊动别人;世界之小,小到你无法躲避不时袭来的鱼刺卡喉。也许直到绝望,你才知道光阴是唯一不可侵扰自在的“大巍然”。那些无眠的深夜曾经揉扯过我心,那些泪水曾湿透了我的文字,一轮弯月独酌伤恸。在光阴里的旅程,没有绝对的滞止或归宿,而总是在走过之后,才恍然大悟——原来最好与最坏的结局,何其相似?可是,具备以肉身一试胆量的人总是很少。


      人的思想可以超越,灵魂还能自由地放飞,可肉体呢?冷暖与痛快,生老与病死,又如何超脱?任何一个富有健全心智的人,绝不能向冥冥空虚之境,做枉然的祈求,既使你的念词在流逝的光阴里,重复了一遍又一遍。没有肉体的装载,你会怎样期待?没有眼神的聚交,你将如何信托?风穿透了隔世的琉璃,一种光阴的味道,在岁月的沉香里被轻轻唤起,总想自己有一种美好的信念,走在俗世的烟火人间,倾听着布谷的轻啼,让思绪如云朵般飘逸,想象着梨花若雪月照轩窗,枝摇花影夜微凉。捡拾半片金黄的落叶,写下沉静的小诗,装点一窗融融的夏日阳光。我需要接受不完美的自己。在孤独的时候,给自己以安慰;在寂寞的时候,给自己以温暖。风雨中给世界一个微笑。


      在疗病的日日夜夜,我会真切的触摸到光阴的手掌,而自己却早已被光阴那宽厚的手掌掴晕。听不清它冷酷的脚步,小孩子们一句“爷爷”代替了“叔叔”却比那脚步声沉重得多。孩童们的笑声,如那钟楼上清脆的钟声,漫濡着一天的朝气。窗外,河水流过陡峭的山壁,流过蜿蜒的黄土沟,流过平坦的原野。它把山壁上的石片,把黄土沟里的黄泥,把原野上的麦秸统统抛进了这行程的尽头,行流入海?对于流水来说,这就是结束。哪怕路途中有再多的巉岩,有再多的堤坝,有再多的艰险坎坷,它都流了过来,用柔弱的身躯阐释了生命的线条。而人正是需要在光阴的沟渠中,不管有再多的跌宕起伏,不管有再多的煎熬折磨,终究是要朝着尽头奔去。


      诚然,人们追奔好光阴的愿望是相同的,但每个人心中的好光阴标准各有不同。比如,吃国宴,坐专机,在联合国会议上发言;健康,有私人保健医生,营养,有自己的厨师,安全,有一个团的警卫人员,这是好光阴;比如,吃五谷杂粮,骑嘉铃摩托,被邻人称呼“屯不错”;健康有两盒正痛片,营养,有半瓶五十度高粱白酒,安全,有一只看家土狗,这也是好光阴……


      光阴是散落着泥土的小蒜和野葱儿,是一根蘸着水搓好的麻绳儿。光阴是雨天吱吱响着的杨木门轴,忽明忽暗地转动主人疲惫的梦境。光阴是一个含在嘴里止渴的青杏儿,是山塬上烈日下背麦人的剪影。光阴是那密密的伞荫,正从酸痛的胳膊上爬向地垅。光阴是储存清甜思绪的水罐儿,正倒出汗水和泪水来哽塞人的喉腔。不管怎样冰冷郁闷的坏光阴,都将过去。计较、伤心、怨恨,其实是浪费时光和生命,该忘记的就忘记吧。作家史铁生曾说,当你有胳膊有腿能走能跑的时候,常抱怨环境糟糕;当突然有一天坐上轮椅了,于是便怀念当初能走路奔跑的光阴;又过几年长褥疮坐轮椅不踏实了,各种问题也出现,突然开始怀念前两年可以安稳坐轮椅的光阴,那么无痛苦、风清月朗;又过了几年得了尿毒症,于是怀念当初有褥疮但可以坐轮椅的时光;又过了些年要透析了,不断的透析,于是就怀念……


      呷……,在光阴挥举手中巨剑之时,猩红泊众,要牢记,生命中永远有一个“更”字,为什么不珍惜现在的分分秒秒呢。





相关热词搜索:光阴

上一篇:我愿像风一样
下一篇:四朵金花

收藏
关注本站


精品文章屋二维码扫描
 
随便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