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最美好的都留给回忆
时间:2013-12-03   来源:原创   发布:张碧荷   阅读:  在线投稿

内容载入中...

      一周前从全州参加同学的婚礼回来,打车到了家里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小区里已经没什么人。因为算是初冬了,闲逛的男男女女老人孩子们都躲回去取暖了,天气也确实有些冷了。


      在全州的三天,基本上都是在反胃中度过的。同学的大哥和表弟在火车站迎接的我们。坐了26个小时的火车,一下车就被带到了一个饭店里。那个表弟是个很能喝酒的,跟与我同行的另一位同学不知怎么,两个人就瞧对了眼了。他们喝的昏天黑地的,我们也只好陪着。半个小时之后,我那位同学就开始大舌头了;一个小时之后,他就开始说胡话了;两个小时之后,俩人抓着胳膊,俩人抓着脚,我们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才把他弄到宾馆。


      表弟非常鄙视我们这些从北方来的“英雄好汉”们。他说他以前以为北方人都是很能喝的。


      不过还好了,幸好我没有在他的目标之内,要不然恐怕我只会更惨。其实喝酒也算不上什么好事情吧,尤其是喝多了的,还要人抬。我庆幸于自己的头脑还算比较清醒,走路也没有显出什么蹒跚的迹象,只不过一直频繁的叫错几个同学的名字。不过我想,大哥和表弟恐怕还分不清谁是谁,我那几个同学也喝的一塌糊涂了,也未必分得清……七个人喝了十斤,尽管是度数不高的当地自己酿的米酒,还是太多了。


      婚礼的流程似乎很草率。


      来回的火车上也有一些热。


      本来我是很喜欢这样慢悠悠的火车的卧铺的。无论是上铺还是下铺,拿一本书,慵懒的翻上几页,偶尔欣赏一下窗外的风景,悠然而惬意。


      不过温度影响了我的心情。本来我是穿着厚厚的外套、毛衣从北京上的火车,可是到了车上,二十五六度的温度加上泡面、榨菜、鸡腿、烟草以及各种各样的人类的味道在整个车厢里四处弥漫,让我无从躲避。我渐渐的褪去厚重的衣服,直到身上只剩了一件长衫和一条单裤,才觉得凉快了些。


      来回都是如此。


      我穿着一件长衫和一条单裤从火车上下来,走在北京城冰点左右的冷风中,尽管只有短短的几分钟。


      我翻开行李箱,取出已经好几天没有动用过的家门的钥匙。推开门的瞬间,干燥的似乎饱含着灰尘的暖风扑到我的脸上。


      我就是这样感冒的。


      感冒或许是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感觉了。不可怕却让人感到窒息和绝望。半个月前母亲来的时候给我留下了好多药,就好像知道我马上就要感冒了一样。


      从全州回来,我本来应该直接去上班的。就这样,又多耽误了两天。这几天里,每天清醒的时间就是七八个小时。而在这七八个小时里,我的形象便一直是乱蓬蓬的头发,呆滞的目光,围着被子,靠着墙,坐在床上,抱着一壶热水泡的板蓝根盯着电视机里乱七八糟的娱乐节目却不知道演的是什么。发呆一会儿就困了,困了就睡,睡上三五个小时醒了,继续发呆。


      感冒的时候,思维似乎也是停滞的,看书变得看不懂了。只有那些最熟悉的东西,可以在我的脑海中浮现出来。在不开心的时候想起让我感到开心的人,这是一种本能。而在我的同学当中,我最常想起来的有三个姐姐。


      第一个是我的初中同学,与我同月同日的生日,正好比我大一年。她是我们那一届六个班里最漂亮的姑娘,洋娃娃似的面庞,圆圆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她并不是很喜欢说话,我却总是能够从她的眼睛里感受到浓浓的暖意。每次一起坐在校园的旗杆底下,或者操场旁的柳树下的时候,往往都是我在说,她在听。她总是那样淡然的,双手抱着双膝,抬起头看着蓝蓝的天空中飘过的白云和飞翔的小鸟,安安静静的,从不打断的聆听。她似乎天生就是那种贤良淑德,而又极会照顾人的,不知道谁的运气会那么好才能娶得到的好媳妇。


      第二个是我的高中同学,比我大两个月。她和我的第一个姐姐也是认识的,但似乎对她有些成见,不过无论我怎么问,她也没告诉我她们两个为什么积怨的。我的这第二个姐姐论理说也算得上是个很漂亮的人物了,只是并不完美。脸庞有些消瘦,眼神也太犀利了些,脾气也不是很好。因为顺路,晚上放学的时候我们两个总是同路回家。在路上她就会把一整天的无论是大事小事自己的事还是别人的事跟我说一遍,往往我插嘴的机会都没有;而当我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只要稍微有些不合她的心意了,瞪我一眼或者训我几句,我就只有吐舌头的份。凶是凶了些,不过别人要是欺负我,她是决不答应的;她从哪儿弄到了好吃的好玩的东西,也从来不会少了我的一份。


      第三个还是我的高中同学,比我大一年零三个月。论相貌,或许无法与前边的两个相媲美,个子也不高,脸色黄黄白白的,一个从长相上看起来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人。她倔强而沉默寡言,她总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看书,就像我现在的样子。当你有很多话想要对她说,那些你很紧张,很在乎的东西,告诉了她的时候,她总是笑一笑,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仿佛什么都跟她无关似的。于是我也只好把那些放不下的事情放下,陪在她的身旁,静静的看书。中学的时候我的成绩一直都是不错的,只不过前边的两个姐姐成绩都只是中游,只有第三个姐姐却和我不相上下。


      后来长大了,却总是带着孩子气的幻想。在我漫无目的的想象中,我的第一个姐姐,她是一个坚定的值得依赖的战士;第二个,她是一个藏在阴影中的一击致命的刺客;第三个,她是一个冷静而睿智的魔法师。她们都成为了我理想中的完美的形象。


      荏苒的时光带走了让我们的友情渐行渐远,我们都失去了联系,她们甚至从来没有在我的通讯录中存在过。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贴吧里邂逅了我的第二个姐姐。


      我给了她我的QQ,叫她加我。她加了我,破口就是一顿痛骂。我知道原因,那是我多年来一直不愿提起的原因。是的,当初是我对不起你,你或许不知道,你当初失去的,我也什么都没有得到。


      我没有还口,默默的把她拖到了黑名单里。我不想辩解,我没有仇恨,我只是无法接受我回忆里的美好的幻灭。


      我也曾经多方寻找我的第一个姐姐。她似乎没有在任何地方留下她的联系方式。用了五年的时间,我终于在朋友圈里,找到了一个跟我关系很好,也和她关系很好的一个初中同学。我曾经无数次的想要问起,却终于没有鼓起勇气。


      谁知道呢?或许那些回忆,只是我自己的头脑中加工出来的美好罢了。


      或许有些人本来就是泼妇,或许有些人现在为了糊口早已变得世俗,也或许有些人只是一个每天看孩子买菜做饭毫无风韵可言的家庭主妇。只是她们在某一个不恰当的时间成为了某个完美的代言,成为了别人记忆里的那份美好。


      有时候不是不想联系。人生残酷,时空变幻,也许你我再无交集。人生不过是一场旅行,你路过我,我路过你,然后,各自修行,各自向前。


      或许我又困了。再不喝板蓝根就凉了。





相关热词搜索:回忆

上一篇:从我身边流过的友谊
下一篇:从我身边流过的友谊

收藏
关注本站


精品文章屋二维码扫描
 
随便看看